命運長夜 無限劍制 Fate/Stay Night [Unlimited Blade Works] 2014 [BD 1920×1080 AVC-yuv444p10 FLAC][LittleBakas!]



NYAA

DMHY

BANGUMI

ACG.RIP


BaiduYun code: kwfo

Mega

Google Drive

解压密码 (archive password): LittleBakas!


Video: 1920×1080, x264-10bit, YUV 4:4:4
PP: chroma restoration, anti-aliasing, de-banding.


Comment by 雯

嗯,这里是新鲜份的拖了近一年的UBW。
处理方面没啥特别好说的,就是基于之前与夏屎战斗积累的人生经验,发现刚好可以和UBW谈笑风生罢了~
特别说明的是为啥又用4:4:4编码了:
首先基本的原因是在处理部分现在都是全程走4:4:4了,而且对chroma做了各种修复,chroma的有效分辨率已经比源高了不少。仅仅是预览的时候缩回4:2:0,损失倒还算不太明显,但如果继续在4:2:0上用x264压出来的东西,立马就把chroma的高频信息给糊掉了;而保留4:4:4编码,相同码率下效果就好得多,权衡之下自然就选择了后者。


LittleBakas!组员简介之——KN酱 by R21

姐姐群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,大神们自然不必说,就连辣鸡们也显现出新年的迹象来。我正是在这一夜回到姐姐群的,虽然说是回来,不过LP已经退休了,已没有了家,于是只得暂住在泡芙家里。他是可爱的泡芙,是一个讲道理的naive人,一见面就寒暄,寒暄之后说我“萌了”,之后即开始大骂“辣鸡”。但我知道这并非是在骂我,因为他所在做的是夸秋辣鸡,但是谈话总是不投机的,于是不多久,我便一个人剩在机箱里。

第二天我起得很迟,午饭之后,出去看了几个以前组里的朋友;第三天也照样,他们也没什么太大的改变,单是女装更娴熟了些;家中却一律忙,都在准备着“压片”。这是姐姐群年终的大典,致敬尽礼,迎接福神,拜求来年一年中的好运气的。下载,代码,压制,封装,用心细细地命名,后期和整理们眼睛都熬得通红,压好之后,横七竖八地搞些装逼的话到发布页上去,可就称之为“福礼”了,恭请dalao们来用。年年如此,人人如此,——只要买得起E5,付得起电费之类的,——今年自然也如此。伸手党多起来了,下午竟撕起逼来,口水喷的有那么多,漫天飞舞,将评论区搞得一团糟。我回到泡芙的机箱里,瓦楞上已经雪白,房里也映得较光明,我低头一看,只见一堆似乎未必完全的《H267压制教程》,一部一部《油神语录集注》和一部《辣鸡论》。无论如何,我明天决计要走了。

况且,一想到昨天遇见KN酱的事,也就使我不能安住。那是下午,我到群的东头访过一个朋友,走出来,就在河边遇见她;而且见他瞪着的眼睛的视线,就知道明明是向我走来的。我这回在姐姐群所见的人们中,改变之大,可以说无过于他的了:之前的七彩的头发,即今已经全黑,全不像几千岁上下的人;脸上瘦削不堪,黄中带黑,而且消尽了先前悲哀的神色,仿佛是木刻似的;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,还可以表示他是一个活物。他一手提着电脑。内中什么软件都没,空的;一手拿着一团女装上拔下来的糟线:他分明已经纯乎是一个乞丐了。

我就站住,豫备他来讨钱。

“你回来了?”他先这样问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这正好。你是出门人,见识得多。我正要问你一件事——”他那没有精采的眼睛忽然发光了。

我万料不到她却说出这样的话来,诧异的站着。

“就是——”他走近两步,放低了声音,极秘密似的切切的说,“一个人被黄旭东奶了之后,究竟有没有救的?”

我一下放声大笑:“蛤?naive!”扬长而去。

“naive”是一句极有用的话。像我这样伟大的菊苣,往往不屑于给人解决疑问,选定医生,因此一用这说不清来作结束,便事事逍遥自在了。我在这时,更感到这一句话的必要,即使和现在的KN酱说话,也是万不可省的。

但是我总觉得不安,过了一夜,也仍然时时记忆起来,仿佛怀着什么不祥的豫感,在嗡嗡作响的机箱里,这不安愈加强烈了。不如走罢,明天去隔壁群去。木神油做的百屎宴,1250元一大盘,价廉物美,现不知增价到1993元了否?无论如何,我明天决计要走了。

我因为常见些但愿不如所料,以为未毕竟如所料的事,却每每恰如所料的起来,所以很恐怕这事也一律。果然,特别的情形开始了。傍晚,我竟听到有些人聚在内室里谈话,仿佛议论什么事似的,但不一会,说话声也就止了,只有泡芙且走而且高声的说:

“不早不迟,偏偏要在这时候——这就可见是一个辣鸡!”

我先是诧异,接着是很不安,似乎这话于我有关系。试望门外,谁也没有。好容易待到晚饭前泡芙来做后期,我才得了打听消息的机会。

“刚才,泡芙和谁生气呢?”我问。

“还不是和KN酱?”泡芙简捷的说。

“KN酱?怎么了?”我又赶紧的问。

“死了。”

“死了?”我的心突然紧缩,几乎跳起来,脸上大约也变了色,但他始终没有抬头,所以全不觉。我也就镇定了自己,接着问:“什么时候死的?”

“什么时候?——昨天夜里,或者就是今天罢。——我说不清。”

“怎么死的?”

“怎么死的?——还不是辣鸡死的?”他淡然的回答,仍然没有抬头向我看,出去了。

我的思绪一下飘到了从前……

KN酱不是姐姐群的人。有一年,泡芙酱家里没负责卖萌的人了,做中人的雯雯带着他来了,头上扎着猫耳,白色lolita洋装,紫色的小水晶鞋,大约十六七年纪,头发炫彩飘逸,就像玛丽苏小说的主人公。雯雯说他叫KN酱,之前是人家家里的RBQ,逃了出来所以没饭吃了。泡芙酱讨厌RBQ,但是自己又急需用人,没办法,而且KN酱美如画,便只好将其留下了。在试用期间,KN酱萌得花儿都开了,因此到了第3天,工钱定了,每天21元。大家都叫他KN酱。

日子很快的过去了,他的做工却丝毫没有懈,待遇不论,力气也不稀的。人们都说泡芙菊苣家里雇着了RBQ,比qiusj还勤快。到卖萌、作死、装逼,彻夜全是一人担当,竟没有添短工。然而他反满足,女装更熟练了起来。

新年才过,他从河边晒U回来时,忽而失了色,说刚才远远地看见几个兄贵在对岸徘徊,很像去交大的比利王,恐怕是正在寻他而来的。泡芙很惊疑,打听底细,他又不说。泡芙皱一皱眉,道:“这不好。恐怕他是逃出来的。”他诚然是逃出来的,不多久,这推想就证实了。

此后大约十几天,大家正已渐渐忘却了先前的事,雯雯忽而带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进来了,说那是KN酱的主人。那人虽是基佬模样,然而应酬很从容,说话也能干,寒暄之后,就赔罪,说他特来叫他的RBQ回家去,因为接客事务忙,而家中只有新来的和老py,人手不够了。于是算清了工钱,一共21111元,他全存在泡芙家,一文也还没有用,便都拿来买了调教用具。那基佬又取了衣服,道过谢,出去了。其时已经是正午。

于是KN酱事件便告终结,不久也就忘却了。

只是泡芙,因为后来雇用的,大抵非基即死宅,或者死宅而且基,左右不如意,所以也还提起KN酱。每当这些时候,泡芙往往自言自语的说,“他现在不知道怎么佯了?”意思是希望KN酱再来。但到第二年的春天,泡芙也就绝了望。

新正将尽,雯雯来拜年了,已经喝得醉醺醺的,自说因为回了一趟浙大的最水校园,住下几天,所以水的一比。他们问答之间,自然就谈到KN酱。

“他么?”雯雯高兴的说,“现在是交了好运了。那基佬来抓她回去的时候,是早已许给了北边钩子里的死基佬的,但帝都首长家的千金小姐小宝贝不知怎么看上了他,半路给强行截走了。”

“KN酱竟肯依……?”

“这有什么依不依。——闹是谁也总要闹一闹的,只要用绳子一捆,塞在蛋壳里,抬到小宝贝家,捺上猫耳,hash,打包压缩,就完事了。”

“卧槽。”

从此之后,泡芙也就不再提起KN酱。

但有一年的秋季,大约是得到KN酱好运的消息之后的又过了两个新年,他竟又站在泡芙家的堂前了。而且仍然是雯雯领着,显出慈悲模样,絮絮的对泡芙说:“……这实在是叫作‘天有不测风云’,小宝贝是美如画画中仙,谁知道年纪轻轻,就会嫁给了雨妹?现在他只剩了一个光身了。管家来收屋,又赶他。他真是走投无路了,只好来求老主人。好在他现在已经再没有什么牵挂,泡芙家里又凑巧要换人,所以我就领他来。——我想,熟门熟路,比生手实在好得多……。”

“我真惨,真的,”KN酱抬起没有神采的眼睛来,接着说。“每天都被小宝贝花式虐待25个小时也就罢了……可是她竟然给我嗑药,我再也变不成男孩子了呜呜呜呜……”他接着但是呜咽,说不出成句的话来。

泡芙起刻还踌躇,待到听完他自己的话,开心地一把抱起了KN酱。雯雯仿佛卸了一肩重担似的嘘一口气;KN酱比初来时候神气舒畅些,不待指引,自己换上了女装。她从此又在泡芙家卖萌了。

大家仍然叫他KN酱。

然而这一回,他的境遇却改变得非常大。上工之后的两三天,泡芙就觉得他辣鸡得多,玩坏似的脸上又整日没有笑影,泡芙的口气上,已颇有些不满了。当他初到的时候,泡芙虽然照例皱过眉,但鉴于向来雇用卖萌的人之难,也就并不大反对,只是暗暗地告诫自己说,这种人虽然似乎很可怜,但是沾染了扶她的气息,败坏风俗的,用他帮忙还可以,压片时候可用不着他沾手,一切工作,只好自已做,否则,不干不净,菊苣是不吃的。

泡芙家里最重大的事件是压片,KN酱先前最忙的时候也就是压片,这回他却清闲了。他还记得照旧的去分配E5和TITAN。

“KN酱,你放着罢!我来摆。”泡芙慌忙的说。

他讪讪的缩了手,又去取naobu.dll。

“KN酱,你放着罢!我来拿。”泡芙又慌忙的说。

他转了几个圆圈,终于没有事情做,只得疑惑的走开。她在这一天可做的事是不过是微♂笑。

群里的姐姐们也仍然叫他KN酱,但音调和先前很不同;也还和他讲话,但笑容却冷冷的了。他全不理会那些事,只是直着眼睛,和大家讲他自己日夜不忘的故事:“我真惨,真的,”KN酱抬起没有神采的眼睛来,接着说。“每天都被小宝贝花式虐待25个小时也就罢了……可是她竟然给我嗑药,我再也变不成男孩子了呜呜呜呜……”他接着但是呜咽,说不出成句的话来。

这故事倒颇有效,他就只是反复的向人说她悲惨的故事,常常引住了三五个人来听。但不久,大家也都听得纯熟了,便是最善良可爱的宾果姐姐的,眼里也再不见有一点泪的痕迹。后来全群的人们几乎都能背诵她的话,一听到就烦厌得头痛。

“我真惨,真的。”他开口说。

“是的,你是被雨妹的小宝贝害成这个样子的。”姐姐们立即打断他的话,走开去了。

群里永远是过新年,泡芙家里这回须雇很多人,还是忙不过来,另叫qiusj做帮手,结果qiusj一个人一条龙把事情全干了,其余人并没有什么卵用。KN酱除了拿扇子给CPU扇风,也没别的事情做,只看qiusj疯狂地打1250话/s。

“唉唉,我真惨,”KN酱看了天空,叹息着,独语似的说。

“KN酱,你又来了。”qiusj不耐烦的看着他的脸,说。“我问你:变成扶她,真是小宝贝害的吗?”

“阿阿,你……你倒自己试试着。”KN酱笑了。

qiusj菊苣的脸也笑起来,KN酱似很局促了,立刻敛了笑容,旋转眼光。

“KN酱,你实在不合算。”qiusj诡秘的说。“现在呢,你和小宝贝过活不到两年,还没彻底变成扶她。你想,你将来到地狱去,你还要彻底变成扶她,这可怎么办呢?我想,你不如早去黄旭东那里奶几口,让他把你奶成希尔薇,以后可以天天被摸头喝茶,省的以后受苦。”

随后KN酱当了三年的RBQ,赚够了钱去了黄旭东那里。可是他却从黄旭东那里得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——死后,KN酱会加入LittleBakas!

“你真是辣鸡!KN酱!”泡芙惊慌失措地说。

他像是受了炮烙似的缩手,脸色同时变作灰黑,也不再去取naobu,只是失神的站着。直到泡芙开始用的时候,让他走开,他才走开。这一回他的变化非常大,第二天,不但头发颜色褪去,连精神也更不济了。而且很胆怯,不独怕暗夜,怕黑影,即使看见人,虽是自己的主人,也总惴惴的,有如在白天出穴游行的小鼠,否则呆坐着,直是一个木偶人。不半年,女装也破了,记性尤其坏,甚而至于常常忘却了去卖萌。

然而他总如此,全不见有伶俐起来的希望。泡芙于是想打发她走了,教她回到雯雯那里去。但当我还在群里的时候,不过单是这样说;看如今的情状,可见最终终于实行了。然而她是从泡芙家出去就成了乞丐的呢,还是先到雯雯家然后再成乞丐的呢?那我可不知道。

死后,KN还是成为了LittleBakas!的一员,并且遇到了喜欢他的泡芙酱、不卖他的雯雯和不欺负他的小宝贝。【完


About LittleBakas!

大家好,这里是萌新压制组LittleBakas!。

这里聚集了一批想打棒球的小伙伴们,他们来自遥远的彼方,在改变自己的同时想要改变世界,为了探寻世界的秘密,我们努力地守护这个星球美好的记忆……

小伙伴们平时除了卖卖萌、喝喝茶、吃吃点心,偶尔也会做做片。

我们秉承的理念是:包容与FREE、爱与EP、魔法少女与LOLI、雨妹与R21。


Comparison
Source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ncode

image image

image image
image image
image image
image image
image image
image image
image image

Source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ncode

Know Nothing

喵喵喵~窝是KN~雯雯的女朋友哟~

6 thoughts to “命運長夜 無限劍制 Fate/Stay Night [Unlimited Blade Works] 2014 [BD 1920×1080 AVC-yuv444p10 FLAC][LittleBakas!]”

發表迴響